首页 最新热点正文

随州职业技术学院竟有如此敲诈专业户(记柏建国事情之始末)

wangchaowh 最新热点 2021-09-15 08:30:01 10 0

  近日关于“柏建国土豆种植事件”在随州网上闹得沸沸扬扬 ,网友们也在讨论,但今日下午不知来自哪方面的压力,原帖被删除 。

  以下是随州网原帖内容:

  随州职业技术学院竟有如此敲诈专业户(记柏建国事情之始末)

  2013年01月15日 ,柏建国的老婆、母亲及小姨子来到随县马铃薯协会大闹,堵住了办公室门口和协会会长家门口,强行私闯民宅 ,扬言如果不拿钱摆平,就住在会长家里不走了,并弄臭马铃薯协会和会长 ,就请黑社会害会长一家。现发表事情之详细始末。

  如下是2013年01月15日 ,柏建国的老婆祁娟在网上发帖,黑白颠倒事情真相:

  随州市第三届党代表 、随县唐县镇农技站站长刘克文坑害土豆种植农户的事实经过

  本人祁娟,随县殷店镇人 。2011年我们积极响应各级政府推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发展种养植业、促进农业产业化建设的号召 ,在多方考察的基础上来到随北,随北位于随州市北部属于丘陵地带,当地的农民每年播种小麦的面积近20% ,其余80%全部摞荒,为此随州市各级政府很是头疼,经时任随县殷店镇副镇长杨仁富(分管农业)引荐 ,我决定回乡租赁流转土地种植马玲薯,带动当地农民消除冬季闲置土地。2011年9月份,我们多方筹措资金近64万元 ,正式租赁了殷店镇代家塆村291.92亩摞荒土地,租赁期5年,并签订了租赁合同。

  其间 ,随州市第三届党代表 、随县马玲薯专业技术协会会长、随县唐县镇农技站站长刘克文为本人种植提供有偿技术指导 。在刘克文的指导下(已付技术指导费) ,我们先进行了土壤土样检测,并对田地进行筛选,去掉了23.2亩有渍水的田地(后来种小麦) ,并于2011年12月在随县马玲薯协会、唐县镇农技站购买了脱毒薯种一号7万多斤,开始大面积种植。在种植管理过种中严格按照刘克文的指导,遵从他的要求从同兴农业购买并施用了农家肥(鸡粪) ,从随县正佳公司购买使用了复合肥 、钾肥、尿素,从唐县镇农技站购买了脱毒薯种等等,一切都按照刘克文的技术指导进行。

  按照刘克文的说法 ,严格按照他的技术指导,他保证亩产土豆可以达到2000公斤以上 。冬去春来,经过大半年的辛勤劳作 ,2012年6月当我们全家满怀希望等待丰收的喜悦时,结果却让我和家人一下瘫倒了 。收获的马玲薯有疮疤的、烂的 、有孔洞的比例高达80%以上(后确认为疮痂病),不仅减产严重 ,而且品质极差 ,白送都没有人要,直接经济损失高达49万元之多,辛苦大半年就这样血本无归!

  经过反复的调查分析 ,我发现使用和我购买的一样的薯种,也施用了同样的复合肥 、钾肥、尿素,但没有施用农家肥(鸡粪)的土地 ,(距离我租赁土地千米之处的天河口乡小学),马玲薯不仅没有疮痂病,而且全都丰收 ,问题就出在刘克文指导推荐使用的农家肥上,这一点后来刘克文本人也承认了。

  为此,我和家人多次找到随县马玲薯专业技术协会、刘克文本人 ,甚至殷店政府 、随县政府请求为我的经济损失给个说法,但半年时间过去了,作为技术指导的随县马玲薯专业技术协会会长、随县唐县镇农技站站长刘克文却一直避而不见 ,百般推责、抵赖 ,拒不承担任何责任。眼看种植季节又到了,现在我不仅无钱购种,而且负债累累 ,家庭生计都难以维持!我们现在要求刘克文偿还由他技术指导失误造成我们巨大的直接经济损失49万元,减轻我们举债度日 、难以维持家庭生计的苦日子 。让农民真正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惠农、富农好政策。作为随州市党代表的刘克文坑害种植大户的行经何以为党代表?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应该肩负起社会责任,不要因他而损害中国共产党形象。(后附图片)

  随县殷店镇:祁娟

  2012年12月19日

  2013年01月15日下午 ,随县马铃薯协会会长发布一篇真实情况说明:

  关于柏建国种植土豆的真实情况

  尊敬的各级领导:

  我叫刘克文,系唐县镇农技中心主任、高级农艺师,兼任随县马铃薯专业技术协会会长 、国家马铃薯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北省马铃薯专家 ,为随州市市管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现将柏建国种植马铃薯及其指使家人扰乱我单位办公秩序、要挟 、威胁协会工作人员和我家人的相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柏建国及其家人基本情况:

  柏建国,男,汉族 ,随县吴山镇人,现系随州市职业技术学院职工;其爱人祁娟,工作单位不详;柏母周氏 ,随县吴山镇人。

  二、事情经过:

  2011年秋 ,殷店镇政府副书记杨仁付和农技中心主任赵永东说该镇想搞开发冬闲田种植马铃薯试点项目,目前有一个叫柏建国的人已在天河口租赁了500亩土地想大面积种植,当地部分农民也有种植要求 ,要求我们给予支持。随后柏建国就来到马铃薯协会了解土豆种植的相关情况,并到唐县镇鲁城村进行了实地考察 。当时我向柏建国介绍了马铃薯的习性,同时建议柏建国在种植前必须检测土壤的PH值 ,看是否适宜种植。之后柏建国多次电话邀请我到基地察看,并要求协会介绍一位经验丰富的薯农帮其经营 、管理。柏建国的种植面积较大,如果搞机械种植 ,即可以提高效率又节省了成本,经过再三斟酌,我将多年种植土豆 、有着丰富机械种植经验的唐县镇鲁城村薯农李泽福(马铃薯科技示范户)推荐给他 ,柏建国让我到天河口时带上李泽福,他们见个面顺便谈一下聘请事宜 。9月5日我到天河口时带上了李泽褔,在杨书记、赵主任的陪同下查看了基地情况 ,我当时谈了几点看法:一是这个地方过去有人种过马铃薯 ,应该可以种植,但柏建国租赁的土地过于分散、土壤肥力不高,要加大肥力投入 ,做到科学配方,增施农家肥;二是水源必须要有保障,三是建议柏建国先尝试性种植 ,面积不要过大,以免风险过高。我还向赵主任寻问了土壤的酸碱度情况,向柏建国指明了土豆喜酸怕碱 ,建议他取样到正佳公司进行检测,如果偏碱性就不要种了;在种子采购上,我建议由殷店镇政府向农业局汇报 ,以争取政府采购财政补贴的统供种;还建议他到正佳公司购买生物有机肥和专用配方肥,以提高土壤肥力。如果需要技术指导,可以聘请技术顾问 。

  在全县秋播工作会上 ,分管农业的徐正友县长要求县农业局 、殷店镇政府、马铃薯协会支持柏建国 。在播种前 ,柏建国和其妻子专程来到唐县镇鲁城村聘请了李泽福作为技术顾问,又对土样进行了检测,并到正佳公司交了购肥定金(最后不知为什么又没购买) ,在协会购买了统供种71760斤,实际种植面积200亩左右。

  在马铃薯生长期,随县大部分地区遭受了特大旱情 ,殷店镇天河口也是重灾区,从出苗到块茎膨大期几乎没下过雨,中途我又多次到过基地 ,在张主任(柏建国的基地负责人)的陪同下,我们走遍了田田块块,由于旱情太重 ,水库、河沟都没有水,他们也无能为力,柏建国说今年背时背定了。

  直到马铃薯收获前期才下了几场小雨 ,收获时产量一般 ,但是有相当部分薯块出现溃烂 、疮疤和孔洞,导致严重减收 。经张主任介绍说,凡是施用鸡粪的 ,受损重,没有施鸡粪的,表现不错 ,其它人种的也都不错。经我们初步分析,今年春季长期干旱,又施用了含有高量石灰(估计)的鸡粪 ,导致疮痂病(未经鉴定)发生,疮痂病在干旱少雨的条件下,遇碱性极易发生(疮痂病主要由土壤中的放线菌在高温干旱条件下入侵块茎表皮气孔造成病害 ,偏砂质土壤发病较重)。最终造成成熟的马铃薯商品性差,销售难,经济效益低 ,给柏建国带来了重大经济损失 。

  三、协会态度及处理方式:

  对于柏建国的不幸遭遇 ,协会工作人员深表同情,在殷店镇政府的邀请下,几方在镇政府进行了会谈。柏建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指责协会技术指导失误,强行把自然灾害造成的马铃薯病害导致的经济损失完全归责于协会。我在座谈时阐明了协会的观点:一是从柏建国本人及基地张主任介绍的情况来看,只能初步估计马铃薯大面积受损的原因属于天灾 ,是由于持续性的高温干旱天气导致土壤中的放线菌入侵块茎表皮气孔造成的病害 。二是协会与柏建国之间属于土豆种购销合同关系,只要种子没有质量问题,协会就不会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三是李泽福只是协会的一般薯农会员 ,与协会没有经济关系。柏建国聘请李泽福为技术指导顾问,工资由柏建国支付,权责利由双方约定 ,双方形成了劳务合同关系。即使李泽福在马铃薯种植、管理过程中存在过错,给柏建国造成了损失,其行为也与协会没有任何关系 ,柏建国也只能向李泽福主张权利(再说李泽福根本不存在技术指导失误);四是柏建国什么时间以及在哪里购买鸡粪时没有告知协会任何人 ,李泽福也不知情,再者投撒鸡粪是土豆丰产的多年种植经验,唐县镇鲁城村已大面积推广 ,增产效果显著,也得到了专家的肯定,柏建国在唐镇薯农中走访时也看到过 。唐镇虽然干旱 ,但薯农积极抗旱,在生长期都浇灌了几次水,柏建国租赁的土地无水浇灌 ,只能说是天灾;五是如果柏建国确实认为受损与协会有关,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六是在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实协会有责任的情况下,协会的责任只是呼吁 ,请求政府救灾。在座谈会上我建议殷店镇政府迅速起草救灾报告。

  座谈后我迅速把有关情况向县农业局领导作了汇报,徐厚新局长说,等救灾资金来了再说吧 。我又向县政府有关领导 ,财政局领导汇报了此事 ,并在冯茂东市长来协会调研时作了书面报告 。随县第一批救灾资金来时,我迅速催问张主任,赶紧递报告 ,连催几次,到第二次救灾资金分解完后,也没有见到报告。后来 ,在我的一再催促下殷店镇政府的救灾报告送到了县领导手中,徐县长及时进行了批阅,要求县农业局徐局长给予处理 ,并要求协会将救灾报告上报县农业局。我把救灾报告上报给了徐局长,又找刘县长具体签了价值5万元的救灾物资(肥料) 。当时我向徐局长汇报说:“柏建国大面积种植马铃薯受到了各级政府的支持,为解决随北冬季抛荒作了示范带头作用 ,由于天灾受损确实太大了,希望县农业局能够将柏建国定为重大受灾农户,给予最大限度的救灾补偿 ” ,徐局长也答应会考虑的。

  2012年11月26日上午 ,柏建国之妻戚某来到协会办公室找我询问救灾补助的相关情况,我将目前刘县长批示的5万元救灾物资肥料款,以及还在争取的5万元救灾资金如实相告。但戚某不但不领情 ,反而说10万元还不够打发叫花子,要我找政府必须赔偿其损失30万元 。我向戚解释说,这不是赔偿 ,是政府救灾,要赔偿1分钱也没有,救灾不是我说了算。戚某认为不能达到其要求 ,就在办公室赖着不走,下午县财政局周局长 、县农业局张总来唐镇要我陪他们到鲁城检查工作,戚某挡在车前 ,不让走,说我走在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检查无法进行。直到晚上在餐馆请她吃罢晚饭后戚某还一直跟随着我 ,晚上我同同事及李泽褔多次劝解她先回去,以后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她不干 。10点多钟后 ,我同几个同事想回家休息,祁某挡在门口不让走,没办法 ,我只好打电话报警,政府领导及公安人员来后,问明情况 ,向祁某说不要这样办,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祁某不听劝解 ,说不想***,只找我们。两个多小时后,我只好让政府领导、警察和同事回家休息 ,我在餐馆值班室同餐馆老板呆了一晚上。27日上午祁某又到办公室 ,拿着棉被并叫来其70岁的婆母坐在办公室门口,使协会无法正常办公 。时致今日,已经半个多月了。其间 ,柏建国及其妻子多次威胁我,要让我家破人亡,甚至请黑道人物打我电话 ,问我想不想活了。

  11月29日,我同镇政府领导及单位同事一行5人,找到县市两级***局反映此事 ,市***局领导高度重视,迅速出台了《随州市处理***突出问题及***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联系函》,要我们找职院领导协商处理 。职院办公室孔主任说迅速向院领导汇报 ,要我们耐心等待 。

  12月12日,我又同政府领导及同事和李泽褔,来到职院 ,在职院李院长的安排下 ,我们同柏建国夫妻两人见了面,可柏建国避而不谈事情经过,只扯毫无关联的事情 ,并强要我们承担责任,当着大家的面威胁我,扬言不达目的不罢休 ,随后扬长而去。后来又向同行的唐镇镇政府领导扬言:马铃薯协会必须拿钱买平安,否则让他们无法安生。

  2013年元月15日上午,祁某又来到协会办公室 ,继续纠缠,要赔偿一百万,甚至闹到我家中 ,堵在我家门口,威胁我的家人,不让我家人进出门 ,甚至强行要住在我家 ,严重影响了我的私人生活 。

  各级领导、同志们,柏建国因天灾受损,理当救济 ,但他及其家人极不冷静,先是指使其妻祁某到协会办公室无理取闹,拦车 、纠缠协会工作人员 ,后又指使其母携带棉被居住协会办公室,扬言不达目的不罢休,致使协会长达半个月开不了门、办不成公 ,严重扰乱了单位的工作秩序,甚至扬言要花钱雇请黑道人物以要挟我们,威胁到我们协会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特请求各级领导依法处理 ,尽快解决此事。

  随县马铃薯专业技术协会 刘克文

  2013年1月15日

  现就祁娟颠倒黑白的帖子提出几点:

  1、柏建国土豆种植面积是200亩左右,何以变成290多亩?

  2 、协会会长刘克文对其进行无偿指导,为何变成有偿技术指导?

  3 、柏建国一家在严重的干旱期间 ,不灌溉作物积极抗旱 ,自己购买鸡粪为何强行歪曲事实把责任一股脑推给会长?

  4、投资本身有一定的风险,柏建国一家更是从来没有种植过马铃薯,当初协会会长劝他们少种点 ,先试一下,其一家不听劝告 。

  5、柏建国投资的马铃薯一共损失二十万左右,为何狮子大开口变成四十九万?

  5 、事情发生后 ,随县马铃薯协会一直以积极的态度帮其联系政府和农业局,以救灾的形式尽量挽回其损失,拿到救灾资金五万元和随后马上要到的一共十万元时 ,柏建国及其家人说这笔小钱还不够打发叫花子,开口就是四十多万。

  从2012年12月到至今,在此期间柏建国的老婆祁娟不断的发威胁短信给技术顾问李泽福 ,声称“反正我是不会打官司的,我知道没理打不赢,如果他们不拿钱摆平 ,就找黑社会害刘克文一家 ,让他们协会搞不成。”并三番五次用陌生电话威胁会长,问会长还想不想活了 。随县马铃薯协会从成立到至今,为随县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 ,为百姓增产、增收 、增效,这是不争的实事,协会会长在当地受无数老百姓尊敬 ,马铃薯协会为老百姓、为随州市农业经济做出的成绩和贡献,多次受到农业部、农业厅的肯定,并在中央电视台 、新闻联播、湖北电视台、随州电视台及各大报刊和媒体刊登和播放。柏建国用此无赖的行径颠倒黑白 、妄想抹黑协会、愚弄网友 ,广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柏建国一家的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其马铃薯产量受损时,就已经开始到处找人“买单” ,和化肥、马铃薯种以及农业局 、政府部门到处扯皮无果的情况下,竟然就把责任强行推给协会,称协会技术指导不当 ,难道其想靠此手段发财致富吗?事情始末期间 ,协会有大量证据和数字,可柏建国一家明知理亏,不敢靠正常途径打官司 。并声称有随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给其撑腰 ,其老婆更是多次扬言她是副厅级领导身边的人。

  广大的网友们,为什么柏建国一家如此狂妄嚣张 、目无法纪,为什么随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如此纵容他?敬请各位网友关注。

  因为柏建国马铃薯事件 ,网友在随州网论坛一致对柏建国及老婆祁娟的行为进行指责,并指责随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为何如此纵容自己的司机,2013年1月17日晚 ,柏建国通过某人打电话给马铃薯协会会长,要求协会删帖,1月18日上午祁娟发短信给会长声称再让其母亲去协会继续闹 ,这一最新动态在随州网发布后,从18号上午至下午在网上引起网友高度关注,由于其中两个网友牵扯出某院长 ,引起网友们高度关注和调查 ,下午三点多,该贴不知出于哪方面压力被无故删除 。

  该事件最新动态,望网友们关注!

长春职业技术学院专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